暑假60天报了7个班 孩子的童年如何-荡起双桨-?

暑假60天报了7个班 孩子的童年如何”荡起双桨”?
题:暑假60天报了7个班 孩子的童年如何“荡起双桨”?  作者:杨雨奇 朱君  还记得儿时的暑期生活么?是田野里的稻香蛙鸣、凉席蒲扇;还是院落里的嬉戏打闹、追剧聊天?  然而,这些暑假的童趣,似乎离“00后”甚至“10后”越来越远。取而代之的,是假日里的课外班、兴趣班和网课打卡……两个月的暑期正变成孩子们的“第三学期”。  近年来,在舆论呼吁中,国家层面三令五申为中小学生减轻课业负担、整治校外培训市场,还孩子们一个可以“荡起双桨”的童年。然而,2019年暑期已经过半,校外培训市场真的凉了吗?  不能让孩子掉队  暑期两个月,报了七个班  竖笛、书法、美术、舞蹈、英语、钢琴、乐高……对7岁的童童来说,暑假不等于假期,只不过是把课堂搬进了写字楼里的培训班。  家住河南济源的童童,去年9月升入小学一年级。即使作为一名小学数学老师,童童的妈妈杨红也相信:“不能让女儿输在起跑线。”  “我见过很多孩子的成才之路,他们不仅能完成学业,更能拓展兴趣,在其他方面有所建树。”  因为自己是老师,杨红曾坚持不让年幼的女儿上任何辅导班。但看到其他孩子都在上,心里不免顾虑。于是,她让童童挑选了几门自己喜欢的兴趣班。就这样,童童3岁开始学画画,四年过去,她的兴趣班也从一门增加到了七门。  在孩子的教育投入上,杨红的观点似乎代表了多数中国家长的心态。  据中国教育在线2018年对孩子参加培训班原因的调查结果显示,33%的家长希望借培训班提高孩子成绩,升入更好的学校;另有31%的家长,希望增加孩子特长,提高竞争力。总之,家长之所以选择报班,就是担心孩子会“掉队”。  “现在的孩子都这样,使劲儿上课。”杨红表示,童童班里很多同学,也都利用暑期参加各类才艺培训。  记者走访北京多家培训机构了解到,不少培训机构推出的高价暑期培训精品班,也受到家长的青睐。  同时,这个暑假,也有不少培训机构在互联网上打出各类培训课程的宣传手册。一家国内知名的教育培训机构,就表示暑期培训课程开设有语文、数学、英语等二十余门科目。而该培训班所在的机构,仅在北京地区就有52个分校区。  家长借假期为孩子“充电”,对孩子来说,本该放松的假期却成了肩上的负担。  忙碌的假期里,童童仍要早出晚归:“早上7点半出门,要到下午5点才回家。回到家还得接着练钢琴和乐高。”  再苦不能苦孩子  一个暑假为孩子花了四万  除开培训课程本身带来的压力,培训费也同样是摆在不少家长面前的难题。以童童为例,7门课程算下来,其每年在兴趣班上花费在3万元左右。  培养孩子特长的背后,是整个家庭教育投入的增加。但这对市场上的培训机构而言,却成了必争的商机。  记者走访时发现,为吸引暑期生源,各大培训班相继推出了种类繁多的课程种类。如某机构推出的全天托管班,十天费用在3000元,教学包括美术、朗读等内容。另一家主打课程辅导的机构,则以一对一教学为主。据该机构人员介绍:“若想请重点中学名师一对一辅导,一个课时最低收费也要1600元。”  孩子暑期的“报班高消费”,逼着很多家长要为暑假准备专项资金。  “即便我和老公的年收入在50万左右,但到了暑假,还是得为儿子的报班费省吃俭用。”家住北京的宫静告诉记者,每年暑假,9岁的儿子晓峰都会参加一次为期半个月的海外游学、一个月的暑期衔接班和每晚一小时的编程线上培训。  “今年英国游学报名费3万,暑期数学班一个月5000元,编程班一晚上要220元。算下来,暑假2个月孩子就要花出去4万多。”每年6月底,宫静都会和丈夫合计,要为孩子的暑假准备多少资金。  而这已是宫静“能省则省”地选择报班课程:“编程只敢报线上的,衔接班也就报了一门,还只上一个月。”相比于同事,宫静甚至觉得亏欠了孩子:“人家的孩子一年2次海外游学,寒暑假还要艺术培训。”  面对高额的暑期教育支出,宫静和丈夫明白:“再苦不能苦孩子。”在宫静看来,海外游学是拓展孩子眼界的不二选择,上衔接班更是为了孩子跟得上课程,而少儿编程,则是大势所趋:“这些课其他孩子都上,我们不能不上。”  事实上,为了减轻学生负担,规范校外培训市场,国务院办公厅在2018年8月下发的《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中明确,校外培训机构培训培训结束时间不得晚于20∶30,不得留作业;严禁组织举办中小学生学科类等级考试、竞赛及进行排名。  而对于暑期报班热现象,曾为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儿童保护专家的杨海宇也指出,社会育儿理念导致家长望子成龙,这本无可厚非,但却有家长有力过度,盲目报班:“都说孩子不能输在起跑线上,但很少人能想清楚孩子报班的最终目的是什么。”  拿什么拯救,被报班占据的童年?  相比于晓峰出国游学和童童兴趣培养的命运,今年11岁的海明和7岁的弟弟海宇兄弟俩,在被安排好的暑期课程面前,显出很强的抵触情绪。  今年6月底,家住广西钦州的海明海宇兄弟俩终于等来了暑假。但让他们失望的是,这个假期没有了以往的休息放松,而是被父母提早报好的培训班占据。  “明明是假期,还是得早上6点多起床,一天要上语文、英语、数学、美术四门培训班,才读一年级的弟弟也要去学拼音。”说起自己如今的暑期生活,海明表示:“这些课都是爸妈逼着我去上的,我真的一点都不想去。”  和海明一样,校外培训已在某种程度上成为孩子学习的主要负担。据中国教育在线2018年对孩子学业负担的调查结果显示,超70%的家长认为课业负担主要来自课外培训。  然而,即便家长认为辅导班会加重孩子的课业压力,但在孩子减负问题上,过半的家长认为负担过重也要为升学坚持;仅14%的家长支持减负。  实际上,2018年12月,教育部等九部门印发《关于印发中小学生减负措施的通知》中提到,要严格校外培训机构管理,明确校外培训机构严禁超标培训、严禁与升学挂钩、控制培训时间等5方面内容。  父母能感觉到海明兄弟俩的抵触情绪:“两兄弟其实很懂事,唯独在上补习班这件事情上跟爸妈说了好几次不愿去。”但这依然没有改变家长的决定,孩子小姨说:“为了升学,只能坚持。”  面对眼下繁忙的暑期课程,海明总能回想起过去不用上补习班时的时光:“过去不用上补习班时,我和弟弟可以回老家和小伙伴一起下水抓鱼,爬树摘果子,假期可快乐了。”  “孩子一年到头沉浸在学习中,不一定符合科学规律。”杨海宇提出,劳逸结合,在父母陪伴下成长,同样是不可或缺的教育方式:“除了科目学习,更重要的是孩子性格养成、处理困难的能力等等,这都不是培训班能完成的教学。”  孩子的假期生活应该如何度过?杨海宇建议,除了学习,家长还可以带着孩子参与到更多生活实践、公益实践,感受大自然之中,以此提升动手能力和社会责任感,实现孩子全身心的发展。”  2018年3月,在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的记者会上,时任大会新闻发言人的王国庆谈及中小学生减负问题时说了这样一段话:  “大家都熟悉那首歌《让我们荡起双桨》,里面有一句歌词:做完了一天功课,我们来尽情欢乐。我就在想,看看我们身边有的孩子。我听到周围有人讲,那些孩子们有的时候作业做到晚上九点、十点甚至十一点。做完作业他们上哪儿欢乐,到哪儿荡起双桨呢!”  这两年,让孩子们拥有一个可以“荡起双桨”的童年,成为舆论讨论减负话题时常常提及的愿景。  眼下,暑期已经过半,海明兄弟俩、童童和晓峰在结束假期课程后,又将投入到新学期的生活中。即便这个暑假充满了忙碌和疲惫,但对于未来的假期生活,他们依旧充满着期待。就像晓峰所说:“爸爸妈妈让我出国学习当然很开心,但我也想和他们一起去做更多有意义的事,而不仅仅把童年都困在了教室里。”

Writ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